2017-04-27 16:23:00  来源:

好你个兔崽子,这就是你盖的章,这就是你办的事!

楚风一进门,爷爷就劈头盖脸骂起来。爷爷脸色铁青,一张纸在手中颤抖成风中的叶片。

糟了,露馅了,怎么会这样?楚风一把抱住爷爷。爷爷血压高,不能激动。

走开,别管我!爷爷推开楚风,厉声问道:我问你,张大婶和四娘娘喂你奶的事可记得?

记得。  

三大伯和锁舅舅帮咱们挑水劈柴干重活的事可记得?

记得。

念大学,一村子人帮你凑学费的事可记得?

记得。

记得你还耍滑头?记得你还糊弄人?爷爷两眼喷火,拐棍把地面戳得咚咚直响。

楚风三个月的时候,爹妈就走了,是爷爷一把屎一把尿将他拉扯大。这期间,乡亲们嘘寒问暖送钱送物,给予了莫大的帮助。稍微懂事时,爷爷就念叨,娃啊,乡亲们的大恩大德,咱什么时候都不能忘,忘了就是不孝子,就是白眼狼。楚风记着爷爷的话,学成回来后,总是尽全力接济有困难的乡亲们。逢年过节,更是大包小包的各家送。前年,楚风走上了领导岗位,找他的人越发多起来,其中不乏棘手的、难以解决的事情,这让楚风很为难。爷爷可不管,只要乡亲们开了口,一概行行行。楚风跟他讲道理,爷爷脸一板,别跟我唱高调,我只知道有恩报恩,有德报德。

爷爷认死理,又爱发脾气。楚风怕爷爷急坏身子,只好“曲线救国”,遇到绕不过去的事儿,就用收发章打发,随后提醒相关人员,公事公办。这一次,爷爷帮忙申请的,居然是一个污染企业。楚风说服不了爷爷,只好故伎重演。谁想知情的人临时外出,其他人不了解情况,于是穿了帮。

真相大白,爷爷火冒三丈,拉把椅子往门堂里一坐,板等着楚风回来。爷爷指着楚风的鼻子说,怪不得春伢子帮人忙一帮一个准,到了你这里十有九不成,原来你压根不想办,你拍拍良心想一想,没有乡亲们你能活下来?没有乡亲们你上得起学?没有乡亲们你能有今天?你翅膀硬了,就忘根本了,就可以欺负乡亲们了,我要不教训教训你,你都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。

爷爷越说越生气,身子筛糠似的颤抖着,随时要倒下来的样子。楚风慌忙扶住爷爷:爷爷,不是孙子不听话,这个章真不能盖,盖了就是违法,就是犯错误。爷爷,您难道希望孙子犯错误?

你别总拿这话糊弄我,我问你,春伢子帮人家盖了那么多章,怎么一点事都没有?

春伢子是邻居二奶奶的儿子,担任着一个部门的头目,官场上很吃得开。春伢子讲义气,胆子又大,做事常常不顾原则。前几天,楚风就已听到风声,说他滥用职权,已引起有关部门注意,于是说道,现在廉政建设抓得这么紧,春伢子如果再一味的义气下去,总有一天会出事的。

好你个兔崽子,你良心真是被狗吃了,你不帮忙也就罢了,还诅咒人家春伢子,我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东西?我打你个不孝子,我打你个白眼狼!爷爷气坏了,颤巍巍地举起了拐棍。

楚风很无奈。一边是亲情,一边是法律,他时常要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,乡亲们的恩德,已变成一个沉重的债务,压得他透不过气来。

  编辑:徐斌